Untitled Document
 


ICTI "关爱" 程序案例研究

以真实个案为例,分析ICTI "关爱" 程序处理各类个案的方法。

 

案例#1 - 工人的身份证

个案详情:

ICP 的技术团队在广东进行质量控制审核时,发现一间持有ICTI“关爱”程序合格证书的工厂在违反中国劳动法的情况下,把厂内72位工人的身份证扣起,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工人未能走到别的地方,只能留在厂内工作。

解决方法:

基于ICP建设性合作与对话方针,ICP 的技术团队与工厂负责人会谈有关厂内工人被扣留身份证时,要求负责人将身份证归还予工人,并解释此举违反中国劳动法,工厂亦有机会因此而被降级为观察期,甚至会被没收证书,而没收证书的后果,将会直接影响工厂与已加入「ICP品牌承诺计划」的玩具品牌及零售商之间的合作。

结果:

工厂负责人了解清楚遵守ICP守则所带来的好处后,于一日内已发还全数72张身份证予工厂工人,并向相关工人致歉。整个过程,都由ICP 技术团队的一位成员从旁监察。工厂整体表现合乎ICP要求,最终能够继续持有合格证书。


 

案例#2 - 拖欠工资

个案详情:

审核员发现有三间正在进行观察期的工厂(两间位于广东、一间位于惠州)出现拖欠工资的情况。

解决方法:

由于工厂对于工时及工资计算持有透明态度,故ICFAL技术团队处理是次个案时,采用修正措施。调查期间,工厂同意出示工资计算表,以确保计算拖欠的工资时没有出现问题,另外,工厂负责人亦让技术团队派员于发薪当日在厂内视察,并与工人进行面谈,以确保工人已收到拖欠的工资,及与实际工时相符的工资(即平日的加班费为工资的1.5倍、休息日的加班费为2倍、公众假期的加班费为3倍)。

结果:

鉴于工厂对于整个调查采取透明的态度,同时乐意与审核员合作,工人的欠薪最终得以发还。 


 

案例#3 低于标准的生活环境

个案详情:

一间位于深圳,正在申请合格证书的工厂被发现除非工人的生产数量达到工作要求的标准,否则不会获发加班费;另外,工厂的饭堂及宿舍的卫生与安全问题亦有待改善。

解决方法:

ICP的技术团队与工厂负责人会面时,强调工厂需要按照国家要求及ICP的标准来支付加班费予工人,并要求工厂在指定日期前改善饭堂及宿舍的环境。

结果:

ICP技术团队成功说服工厂改善工资制度以及工人的生活环境,以达至ICP要求。工厂特意召开员工大会,向工人解释加班费将会根据标准支付,不再与工人的生产数量挂钩。饭堂及宿舍的卫生与安全问题亦有显着改善,例如饭堂添置了新设备及家具。


 

案例#4 - 克扣工资

个案详情:

一名工厂工人透过免费热线举报一间获ICP认证的工厂通过中介公司,在不同学校招聘了超过700位学生作暑假工,并向中介公司支付每位学生50元的介绍费。在工厂及学生不知情的情况下,中介公司更私自扣减学生工资。由中介公司代为支付工资及擅自扣减工人工资均违反了ICTI商业行为守则。

解决方法:

ICP团队其后即致电有关工厂,以清楚了解目前工厂内暑期工的情况。ICP职员更提醒工厂,工人的工资需由厂方直接支付,同时,亦要求厂方彻查今次事件,并与学生召开会议,向学生解释他们在工厂内所享有的权力与义务。 

结果:

经过ICP团队的交涉后,工厂已召开会议,并张贴告示,强调暑假工在厂内可享有的权利。另外,厂方亦已向中介公司提供额外的补偿金,以停止他们继续扣减暑假工的工资,并改由厂方向暑假工直接发放工资。发放欠薪当日,除了有警察奉命到场维持秩序外,亦有一名ICP职员在现场监察整个过程,并提供各种协助以确保暑假工能够收到全额工资及确保其人身安全,包括:

  • 召来警察及主要的中介公司,以停止中介公司继续非法扣减工人工资
  • 为暑假工提供接驳巴士到巴士站
  • 公办厂管理层的联络方法,以便暑假工在有需要甚至被恐吓时致电求助

 

另一方面,工厂亦实行了多项措施以确保同类事件不会再次发生,工厂将会终止与中介公司的合作,改为直接联络学生作招聘;如需要再次与中介公司合作,工厂承诺会在合约内列明工人可享有的权利,并会到当地相关的司法机构纪录合约。


 

案例#5 - 性搔扰

个案详情:

一名工厂工人透过免费热线举报,其厂内喷射模塑部的一位副管工持续对女性工人施以肢体上的性搔扰,于2008年,超过60名女性工人曾就此事发起三日的罢工抗议,然而,性搔扰问题却没有因此而得到改善。

解决方法:

ICP职员为此作出调查,并与曾被性搔扰的女性员工进行面谈。另一方面,与工厂管理层会谈时,ICP职员强调ICP不能接受工人受到任何形式的性搔扰,同时,亦要求管理层对下属的表现多加注意,以防同类事件再次发生。

结果:

工厂反馈时表示,人事部职员于一周内与涉事部门内的所有工人进行独立面谈,当中有17位工人表示曾遭受副管工性搔扰,或亲睹副管工对其他同事施以性搔扰。最后,工厂管理层与涉事副管工开会后,同意让他辞去职务。